當肚子裡的小不點長到十八週大時,高齡產婦的潔咪與醫生再次相約做羊膜穿刺。來到醫院,填好做羊膜穿刺的同意書,之後則等待門診外的叫號聲響起。

產檢室內,躺上準備做羊膜穿刺的病床上,雖然不是第一次做羊穿,但心裡頭依舊是七上八下的。門外等待的老公很想一起參與,然而因為希望一直無法安靜待在一旁,為避免他撲向躺在床上的潔咪,只好讓老公與兒子一起待在產檢室外。

18週的小不點 (頭圍4.28cm) 看著醫生與護士在潔咪露出的肚皮上塗抹著消毒用的碘酒,一層又一層地,之後在其上依序蓋上好幾條手術用布,長長的針管與針筒則靜靜地被擺置在一旁。

當牆上的大螢幕開始顯現影像時,就是醫生準備開始做抽羊水的動作。由於抽羊水必須抽取約20cc的羊水,因此醫生必須先檢查肚裡的羊水是否充足。超音波顯示的影像,告訴著醫生寶寶所在的位置,為避免抽取羊水時針管會刺到寶寶,因此醫生必須找尋適合的位置。由於當時連結小不點的胎盤位於前端,導致超音波照射出來可抽取羊水的空間似乎顯得擁擠許多。

18週的小不點 (體重243g) 當長長的針管刺進肚皮中,似乎沒有多大的感覺,而在抽取羊水時,只感到些許的酸疼。看到長長的針筒陸續有淡淡黃色的水被抽出後,隨著水位的上升,也代表著抽取羊水即將結束。事後,護士將抽取後的羊水拿給潔咪觀看,講解著針筒內的羊水沒有紅色出現,表示抽取過程中沒有傷到肚裡的寶寶,叮嚀著潔咪不用擔心以及之後幾天的注意事項。

氣溫驟降,似乎提醒著潔咪該多穿件衣物。羊穿結束的當晚,沒有穿著厚外套的潔咪居然還到處亂逛,甚至因此而染上了感冒。星期假日,醫院多半休診,只好到醫院掛急診。

由於潔咪是孕婦,發燒感冒似乎不容小看,醫師交待著還要加做血液及尿液的檢驗。當血液報告出來後,看診的醫生不禁皺著眉頭唸著:「白血球值偏高,這樣對孕媽咪很不妥,單純只吃退燒藥,藥效功能有限,建議住院打消炎針。」看著賴在身旁想睡覺的希望,我知道自己無法一邊住院,還能一邊照顧著希望。只好簽下出院切結書,打了一劑的消炎針,隨後領完藥回家休息。

18週的小不點 歷經兩天的時間,依舊是整個人燒燒退退、全身沒力,只好再次來到醫院報到。掛好號,等了將近兩小時,終於輪到自己入內就診,並用超音波檢查肚裡寶寶的狀態是否有被媽媽連日的發燒不適給波及。所幸,羊水量依舊充足,寶寶的心跳依舊強力的跳動著。看著醫生再開了一星期的藥,叮嚀著要多喝水,之後直接回原來產檢的婦產科報到即可。一顆忐忑不安的心,也因此逐漸地慢慢平靜下來。

「我的小不點,還好妳平安無事,妳要平平安安的在媽媽肚子裡待到出生哦!」肚裡的小不點似乎在回應著潔咪的話般,讓潔咪感受到肚皮有著一陣一陣的滾動。 

創作者介紹

潔咪的隨筆手札

潔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