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出生後睡的酣甜模樣 6/23 是四十週例行性產檢的日子,同時也是希望的預產期。

凌晨五點多左右,被下腹部的一陣刺痛給驚醒。翻身坐起,赫見床舖上濕了一大塊,不安的感覺讓我迅速地將還在夢周公的老公給搖醒。原本以為稍為躺下休息即沒事,無奈僅稍微移動一下身軀後,緊接著又是一陣刺痛外加無法抑制停止的羊水流出。不知所措的我臉上盡是痛楚的表情,嚇得老公趕緊將全家人給叫醒。

頓時間家裡燈光全亮起,已有兩個小孩的小弟迅速拿起手機叫計程車,媽媽趕忙地拿起先前已準備好的待產包,而老公則在一旁用手機與醫院先聯絡,隨後緊張地幫我換衣服、穿鞋及攙扶下樓坐車,直到坐上計程車後仍未發現他自己腳上只穿著家裡的室內拖鞋。

來到醫院門口按下急診鈴,護士已由老公之前的電話聯絡而準備好一切。由於羊水已先破,來到醫院換上其待產服後,隨即被要求靜躺並不要下床走動,而肚子分別綁上偵測胎心音與宮縮的小儀器,左手手腕則吊上點滴。

八點左右,醫生前來探視情況,隨即要求要加點藥來幫助催生。

當催生藥逐漸開始發揮其藥效時,宮縮的起伏也開始慢慢變得明確許多,然而越來越無法承受的收縮疼痛超乎我的忍耐程度,而不禁開始用唯一空著的右手緊握並搥打著牆面。為避免我弄傷自己,老公只好緊握住我那到處搥打的右手,也因此手都快被我不知哪來的超級巨大力量給握到快碎裂也不吭一聲。

由於整個懷孕期胖了將近有 25 公斤,加上又幾乎都是坐著且很少在走動,導致整個產程變得很不順利。為減輕我的痛楚,老公跑去找護士詢問能否幫我減緩些許不適,也因此而施打了無痛分娩。

隨著時間的流逝,子宮頸也終於到了接近全開的程度。晚上七點多,雖被推進產房待產,但希望的胎頭卻始終下降的不夠。一整天下來也幾乎快耗盡了我所有的體力,整個人偶而也會昏昏醒醒。當老公倒點杯水想讓我稍微潤潤喉舌時,當下的我有如在沙漠見到甘霖般,但也隨即被護士叮嚀道:「不可以喝太多,再一小時,寶寶的胎頭還是沒什麼在下降,就要考慮用剖腹,這樣媽咪是不能喝東西的。」

一句話提醒了我,老公看著我詢問我的意見,而我回道:「我堅持了那麼久,再讓我試看看。」沒多久隨即又抓著老公的手而累昏過去。不知又過了多久,老公何時不在產房,我都恍然未知。

夜晚十點左右,再次緊接而來的收縮陣痛把昏睡中的我給痛醒,只憑藉著腦袋中唯一記得護士最後對我所提到的一句話:「當媽媽感到陣痛時,用鼻子深深的大力吸氣、閉氣、緊接著使用想便便的力氣」。

希望出生的時間 累到微微睜開的雙眼餘光似乎瞄到老公再次出現在左後側旁,疼痛再次襲擊而來讓我再度緊閉雙眼,而耳旁也突然陸續傳來醫生與護士的聲音:「鼻子吸氣、用力,加油,看到寶寶的頭髪囉。」「很好,再一次吸氣用力。」「鼻子吸氣、用力、嘴巴哈氣。」‧‧‧等等之類的話語。一個口令,讓我下意識的跟著做動作,直到聽到醫生說了句:「護士小姐,幫媽媽肚子推一下。」此時一股力道壓在肚子上,頓時間感受到希望的頭似乎已順利出產道。

「好了,媽媽放鬆,不要再用力了。」醫生此句話一出,整個人頓時虛脫起來,緊接著希望的身軀似乎也跟著慢慢順出產道。宮縮的疼痛似乎不再,耳旁響起希望爸爸拿起相機在拍下希望誕生的那一刻。再次半睜開眼,見到希望小小的身軀被醫生給提抱起。

剛出生稍作清洗的希望 「哇~哇~」的啼哭聲音大大響起在整間產房,那是希望來到這世上所發出的第一道聲音。大略清洗過後的希望,沒多久即被護士抱來與潔咪作第一次親密的接觸。不知經過多久,希望再次被抱起。護士交待先讓寶寶暫待保溫箱適應一下溫度,而我也需要休息,等待隔天早上再讓寶寶與我母嬰同室。

從破水到希望的誕生,大約歷經了十八小時之久。整個過程雖然數度讓我有想放棄自然分娩的念頭,但所幸最後有堅持下去,而希望也平安的順產到這世上。

謝謝媽媽和小弟,在我要生產前臨危不亂的幫忙打理一切。

謝謝老公,在整個懷孕期與生產過程中始終都堅持一定要陪在我身邊一起渡過。

謝謝希望,因為你的健康及平安順產,讓媽媽完成了心中最重要的夢想。

創作者介紹

潔咪的隨筆手札

潔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