潔咪的心裡話
每篇文章都是每個人自己的心血,如果您喜歡或跟潔咪有著同樣的共鳴,不妨按讚或留言。如果引用或帶走內文,煩請予以告知並註明文章出處,謝謝。

派樂地導覽手冊當代藝術館於 8 月 22 日至 10 月 25 日邀集了十九組藝術家共同展出「派樂地」之藝術創作。

「派樂地」(parody)的原始語意,意指涉一種特殊的藝術模擬手法,諸如從詩歌、戲劇、美術、音樂‧‧‧等原有所本之處,歪改出另一套具有諧仿、詼諧、諷刺、搞笑、滑稽、甚至惡派樂地門票搞意味的異類創作。 

想當然爾,除了藝術的創作惡搞外,門票也不免要惡搞一下。門票紙卡上皆附有一個叫「放屁袋」的氣球,當將之吹鼓後再壓下,會有放屁聲音傳來。

赫瑞‧多諾擅長以怪異卻又熟悉的組裝形象,來諷刺、省思我們現今所面對的現實社會和生存處境。在「天使甘地」之作品中,即是將印度聖者甘地的形象,轉化成擁有白色翅膀的天使,寓意了反暴力、反殖民的內心渴望。

天使甘地

初見此作品之剎那間,覺得上頭的人物臉形與蔣公的臉型塑像極為相似,而在當下差點以為是國人惡搞本土政治人物的藝術創作作品。

中國風馬克西姆‧提敏寇、薇卡‧米茲芮荃卡共同創作「中國風」之作品,以西方文化中的中國熱風潮作為理念,將 17、18 世紀期間,歐洲掀起的中國熱現象,利用機動雕塑和雙頻道的影像投影,進行一種純想像的、更異國情調的混仿呈現。  

展間裡的紅色獅子眼睛散發銳利的目光,環顧著四周慢慢地旋轉,在它的雙眼中投射出兩道影像。牆上的人物影像畫面是矯柔,還是造作呢?或許這就是其特有的趣味地方。

從森林來松井若菜之「從森林來」作品,以極盡惡搞的方式,創造出一種讓人看過就不會忘記的油彩自畫像,她藉此自我娛樂,並引發觀眾的會心一笑。畫中的作者可能掉進森林泥淖裡,只露出兩個朝天的豬鼻孔掙扎呼吸,卻又一副很開心、極享受的奇怪表情;其他怪樣如仰頭口吐泡沫、瞇眼猛打呵欠、流著鼻水猙獰吶喊等等,誇張而千奇百怪的臉部表情,都成為松井若菜這位藝術家詼諧搞怪的視覺語彙。

作品裡除了作者本身惡搞的油彩自畫外,在其自畫作品上仍可見到幾處細小的可愛圖,不單是平面上的油畫,還有些許的立體物品點綴於其作品上。

 藍鼻子藝術團體「 赤裸的真相(二十七)」之攝影作品中,調侃了在不同時代因為媒體推播而廣為人知的政客、明星乃至宗教人物,包括電影《哈利波特》中的男女主角、帶有女性特徵的美國總統布希、蘇聯共黨頭子史達林與列寧、德國狂人希特勒,以及左擁希拉蕊右抱萊斯的賓拉登等等。這些戲謔的低級模仿趣味,以裝腔作勢的正經,或狂歡無忌的輕浮,逐一揭開影像傳媒、虛假政治背後的真實,也適時滿足了觀眾個人的想像快感。

赤裸的真相

在「 赤裸的真相(二十七)」展間之除了有數張攝影作品外,尚放置有如照片裡頭的桌椅及櫥櫃擺設,讓人有如身歷照片其中的感覺。或許在不自覺中,自己也會成為其惡搞作品之主角一員。什麼人養什麼狗

陳擎耀「什麼人養什麼狗」之作品,以藝術家及其友人扮裝入鏡的手法,持續玩弄著既定的文化符號,甚至是自己的作品,從中嫁接出一本正經、引人發噱的樣板化肖像照。作品中人和狗都以極認真講究,卻還是不太體面的裝扮呈現;當觀眾從作品前方走過,活靈活現、賊爾兮兮的兩對眼珠會跟著人轉,增添了與觀者對話的戲劇效果。

「眼珠子轉呀轉,當你看看我的眼神,你將發現‧‧‧不管你走到哪去,我都在盯著你」看著作品的本身,不禁浮現如此的 OS。

而在「張飛戰岳飛.泡泡滿天飛」作品裡,除了展間佈置了一些大頭貼照片外,其中還擺有一台電腦提供拍下時下年輕人最喜歡的大頭貼照片。選擇一個作品本身的圖案,按下拍照的按鍵後,再打上自己的電子信箱送出,便會將剛剛所拍下的大頭貼照 mail 至自己的電子信箱。

張飛戰岳飛.泡泡滿天飛    大頭貼電腦

葉怡利之「獵殺昨日一片藍」屬於互動裝置作品,經由輕鬆的遊戲機制,探討人與記憶、潛藏人心底層的壓力情緒。藝術家設想的無限開心方式是,每天睡醒前,昨日的記憶便會自動消除,透過虛擬實境的動作,觀眾可以自行獵殺代表昨日不開心的「一片藍」先生。可以「揍扁你以消心頭之恨」或「K 到你腦袋開花」,獲得當下發洩的快樂及瞬間的情感釋放。

獵殺昨日一片藍

蘋果、柳橙、葡萄、茄子和酪梨,數個蔬果樣品擺於眼前的籃內。拾起水果往前 K 去,倘若未擊中目標,不開心的一片藍先生即會出現鬼臉表情。倘若擊中,不開心的一片藍先生即宣告戰敗。

謝牧岐「 愛畫的英雄」作品中,以2008年啟動一項名為「M&P」(牧岐與繪畫,Muchi and Painting)的品牌計畫,他把橢圓形畫布定為品牌規格,廣邀大眾以生產作業線方式接替完成一張張畫作。「愛畫才會贏」的文宣口號,呼應了音樂錄影帶〈愛畫的英雄〉的拍攝,試探了集體介入繪畫、共同分享美感的可能,也同時檢視了繪畫價值、藝術生產與消費市場的依存關係。另外,頂著台客風搞笑趣味的〈牧岐與繪畫〉MV 短片,同樣以載歌載舞的方式嘲諷了代工生產、量化商品、明星崇拜、品牌至上的藝術市場迷思。

愛畫的英雄人形立牌

「台客風的趣味服裝,搭配著台客風固有的造型和姿勢。嘻!我也要來台一下。」心裡忍不住碎碎唸了起來。

忍不住的碎碎念讓不禁我學起了人形看板的台客動作。此時的相機喀滋聲音瞬間響起,原來耍寶的畫面已被男友瞬間拍下。沒有立牌主角的嬌魅神情、也沒有復古台風的服裝,不過自己卻有著「派樂地」風的耍寶本性,融於其中依然自得。

此次的「派樂地」展覽有部份作品是屬於互動裝置,除了探討作品本身的惡搞藝術,也能與其作品產生些許的互動。雖然仍有數樣作品尚未詳加介紹,但我想其作品本身的趣味還是要親臨現場才能體驗其中樂趣哦。 

關於作品本身更詳細的介紹,可參考導覽手冊或官方網站http://www.mocataipei.org.tw/_chinese/showweb/04_handbook.asp?ID=103

創作者介紹

潔咪的隨筆手札

潔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佶也
  • 親身體驗
    將會有所
    感受的喔~
  • 是啊,總是要身歷其境才能感受展覽的樂趣。^_^

    潔咪 於 2009/10/01 10:24 回覆

  • 佶也
  • 在忙什麼
    過得好嗎?
  • 謝謝佶也的關心。^_^

    最近剛忙完期中考,還有一些case要忙,日子過到快沒空更新部落格,真是讓人昏天又暗地呀。@@

    潔咪 於 2009/11/23 10: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